皇冠游戏下载 > 著名医院 > 的生存考验

的生存考验

2020/01/01 14:52

-他们是精神病人,约有100万散落全省,安全隐患很大,亟待救治

-有的可能不是精神病人,却因各种利益纠纷被送进精神病院,毫无办法

-治病救人的精神病院,却面临着生存考验与被“妖魔化”的窘境

“就是在这里,陈建安把亲生哥哥杀死了!”

说起年初村里发生的命案,惠东县稔山镇长排村的村民仍然感到毛骨悚然!

因看电视时发生口角,陈建安一怒之下起了歹念。

那是一把长长的刀,陈建安狠狠地刺向了平素待他不薄的哥哥陈桃桂,然后嘴里不停地念叨着,“我把他杀死了……”扬长而去。

被抓后,陈建安经司法鉴定患有精神分裂症,警方只能依法放人。

陈建安将要放出来的消息传到村里,村民不干了。一群人到村委会“散步”,坚决要求把陈关进精神病院,“他连亲生哥哥都敢杀,还有什么做不出来的?!”

“我希望他一辈子都不要从精神病院出来!”这狠话,出自陈建安的亲弟弟陈桃永之口。他已被哥哥的事折磨得筋疲力尽,只希望噩梦快点结束。

“散步”的结果是,村镇各出3000块钱,从拘留所直接把陈建安送进了精神病院。

但让村民担忧的是,6000块钱最多能住院三个月,之后怎么办?

难道还让陈建安回来?

想回家的精神病人

6月2日,在惠州市第二人民医院,记者见到了陈建安。

住院部二楼男二区,一间布满铁栅栏的7人病房里,陈建安的脚踝被铁链锁着,坐在床前。平头短发,身材中等而壮实,眼神呆滞。

当得知弟弟要来看他,情绪稍显激动。他向记者要来笔和纸,要求写明家中地址。

字体歪歪斜斜,凌乱且逻辑不清,甚至将名字误写为了“李建按”。

而在落款处,“回家。哥哥。”这几个字却真切地道出了他目前最大的愿望。

11时左右,弟弟陈桃永出现,压抑已久的陈建安情绪达到顶点。

他甚至忘了脚上仍戴着铁链,站起身就要往窗口走。实在走不动了,他一屁股蹲在木板床上,嚎啕大哭。

“我要回家,我要回家。”陈建安的哭声撕心裂肺。

医生黄群明走了过来,当了解亲人探视的实情后,他做了同意的手势。

这一举动,让陈建安仿佛受到莫大恩惠一般,单腿跪床,双手深深作揖,以示感谢。

“你病情还没好,不能回家,等病好了再回去。”

弟弟的一句话,如同给陈建安泼了一头冷水,几乎是一瞬间,陈建安恢复麻木状态。

“比以前更严重了。”忍住伤心和悲痛,陈桃永压低声音说。“以前他会写名字,现在陈建安三个字中,只写对一个。”

医生黄群明也证实,陈建安的病情并没有实质性好转,“情绪很不稳定,晚上经常不睡觉”。

上一篇:医保支付方式改革是当前医改关键 下一篇:没有了